设为首页
首页 > 新三板资讯 > 正文

一分钟的“股王”引发市场担忧 新三板交易制度须完善

中国证券报   · 03-15 09:49

  1970元/股,两手成交394万元,市值瞬间飙升至2310亿元——这是3月9日发生在新三板挂牌企业宁波水表上的一幕。一买一卖,有人撒出了394万元,有人口袋中收到394万元。一时间,围绕新三板协议转让制度的漏洞,究竟是“乌龙指”还是暗中利益输送的争论声乍起。

  股转系统将此次事件定性为“系投资者误操作所致”。业内人士则指出,新三板市场的交易需要加强监管,应制定事前预警措施,避免“误操作”给投资者带来的损失,同时要警惕协议转让方式下的“升级”而带来潜在利益输送行为。

  一分钟的“股王”

  3月9日,新三板突然出现一起蹊跷交易。当日10时58分左右,在新三板创新层挂牌的宁波水表出现两手高价买单:买一档挂出的价格为1970元/股,这两手买单在短短的26秒内迅速完成了协议交易。

  随后,宁波水表的股价回归正常,成交价迅速下降到20.19元/股。买2000股只要4.038万元,相比一分钟前的394万元,整整便宜了390万元。

  在高价成交之前,宁波水表并无交易,报价系统显示的是前一天收盘价21.91元/股。有市场分析认为,买方原本是想挂19.70元/股的买单,可能忘记输入小数点而闹出乌龙交易。

  由于“乌龙指”的出现,宁波水表当了1分钟的新三板“股王”,公司市值猛增至2310亿元,超过此前新三板排名第一的九鼎投资和排名第二的神州优车的市值总和。

  公开资料显示,宁波水表主要为自来水公司、工业企业等提供智能水表、机械水表及相对应的水计量、监控解决方案,去年上半年实现营收4.4亿元,同比增长20.19%;净利润达到6561.3万元,同比增长61.4%。

  “此次超常规的价格能够成交,一方面因为新三板成交价格没有涨跌幅限制;同时,买方账户现金充足。如果账户没有的资金,误报了价格也成交不了。”东北证券新三板研究中心总监付立春指出,机构投资者有严格的交易审核机制,所以此次乌龙交易很可能是个人投资者所造成。

  全国股转系统随后公布的信息也证实了这一猜测。此次异动交易的买卖双方所在的营业部分别为:买方的2000股均由名为“方仁杰”的自然人,通过中信建投郴州解放路营业部挂出;卖方为杨美莲、杨华,二人分别通过长江证券人民南路证券营业部和方正证券株洲新华路证券营业部卖出成交。

  “事件发生后,股转系统第一时间问询了主办券商营业部。营业部确认上述异常交易系投资者误将买入价格19.70元/股操作为1970元/股所致。由于成交价格较前收盘价变动幅度超过50%,相关交易情况纳入了转让公开信息,收盘后向市场公开了买卖双方基本信息。”股转系统人士表示。

  针对宁波水表的乌龙指事件,股转系统有关负责人提醒,参与新三板市场的广大投资者应仔细了解相关业务制度,审慎投资,谨慎操作。股转系统将从制度和技术层面研究优化协议交易方式,防范此类事件再度发生。

  谨防“误操作”成挡箭牌

  对于宁波水表的此次事件,股转系统做出的认定是“系投资者误操作所致”。不过,有市场人士指出,宁波水表的交易方式是协议转让,协议转让下不应存在捡漏情况,因此这两笔交易不一定是乌龙,可能是有人在博眼球,甚至可能涉嫌利益输送。

  对此,多位新三板做市券商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从三方面来看,宁波水表是乌龙交易的可能性更大。首先,从1970元/股的买单出现在买一档来看,买方应该是进行定价委托。

  上海一家做市券商新三板业务负责人介绍,当前协议转让方式存在意向委托(不具备成交功能)、定价委托和成交确认委托三种委托方式。投资者通过定价委托发布自己要以某一价格买入或卖出不超出一定数量股票的指令,只要该指令在买卖十档行情范围内,所有投资者都可以看到,并可选择是否提交成交确认委托与之成交,俗称“一对多”。

  还有一种成交确认委托,即买卖双方达成成交协议,各自委托主办券商以指定价格和数量与指定对手方确认成交的指令。这种特殊的成交即互报成交确认指令的成交,也就是俗称的“一对一”、“手拉手”方式。

  “由于成交确认委托不在行情中显示,而且指令中包含了对手的交易席位、证券账户号码和双方约定的成交约定号,因此第三方根本无从知晓和插足交易。”该负责人表示。

  其次,“一对多”的定价委托方式下,利益输送过程中被他人“截胡”的可能性很大。“新三板市场上捡漏者不少,万一被其他人捷足先登,岂不偷鸡不成蚀把米?”付立春指出,监管日趋严格的背景下,再进行利益输送的成本实在太高。“把股价拉升一百倍进行利益输送?想不引起监管层注意都难。”

  不过,有私募人士表示质疑。“此前市场大多通过‘一对一’的方式进行隐形利益输送,在监管高压下,不排除有人为了掩人耳目而故意伪装成‘一对多’。”广州一主要投资新三板的私募负责人指出,如果公司交投很不活跃,被投资者关注较少,当利益输送方和获利方私下达成协议,约好时间一个挂单一个马上跟进抢单,还是能够达成表面“一对多”、实际仍是“一对一”的交易,最终实现利益的成功输送。

  新鼎资本董事长张驰表示,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但最终的真相如何,还需要监管层进一步深入调查。”

  上述私募人士指出,协议转让方式下,原来比较常用的利益输送方式是“一对一”。但监管层应警惕市场手法升级,谨防通过“一对多”方式来掩盖利益输送的行为,防止“误操作”成为掩盖利益输送的挡箭牌。

  交易制度仍需完善

  在宁波水表出现乌龙交易的当日下午,新三板市场上又出现了另一起“乌龙”。

  3月9日14时15分左右,优诺股份以3.3元/股的价格成交2000股。这使得当日一直在0.3元/股的价格突然飙升10倍。去年11月以来,优诺股份一直在1元/股下方波动,今年2月13日还遭到主办券商光大证券风险提示,认为在持续督导过程中发现其已丧失持续经营能力。有市场分析指出,优诺股份的该笔成交,应该也是小数点输错所致。

  事实上,类似的“乌龙指”此前在新三板市场就频频出现。2015年3月20日,天风证券交易员下单失误,将其做市的红豆杉买入6.8元/股错下单为68元/股,成交1000股,甚至引发指数异常波动。9元/股的九鼎投资出现过一笔99元/股的报价,瞬间暴涨1017.38%。明利仓储、文正股份、兰亭科技、沃捷传媒等都出现过类似的误操作。

  除了“乌龙指”,新三板的“一分钱交易”也多次出现过。

  “新三板交易系统亟待完善和升级。”付立春表示,新三板发生“乌龙指”频次较多、造成的股价波动巨大,充分暴露了新三板交易系统和交易制度的漏洞,呼吁尽快完善和升级新三板交易系统。

  “协议转让中,市场遵循的不是价格优先,而是时间优先,全凭投资者眼疾手快,才能抢得最优价格。由于交易流程中的人工操作成分较大,并且一些交易者对新三板的交易规则还不够熟悉,难以避免乌龙指的情况。”多位市场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的新三板市场上还是应以协议交易为主,但可以对协议交易制度进行适当改革。

  “在目前的情况下,新三板不可能全面推竞价交易,也不大可能全面推做市交易,协议转让将继续存在。”上海一家做市券商新三板业务负责人认为,目前新三板逾万家挂牌企业中,八成多采取协议转让的交易制度,“全部转为做市显然不现实,所以只能在制度和技术层面对协议转让方式进行完善。”

  多位业内人士建议,可在交易挂单时引入警醒功能,当挂单价格明显偏离正常市价时,交易软件自动提醒警示,让交易者避免出现小数点输入失误的情况,降低失误性操作的概率。

  此外,付立春认为,加强新三板投资者教育也是当务之急。“新三板是专业的投资者市场,风险较高,交易规则与A股市场区别较大,普通投资者要转换成专业的新三板投资者,有很长的路要走。证券公司、股转系统有必要加强对投资者的教育。”

编辑:胡雨桐

关键词:股王 乌龙指 新三板交易制度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18701250811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