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页 > 三板学堂 > 正文

【业绩造假分析01】st昆机:上市公司业绩造假的典型路径,相关人员通过申诉成功“减刑”

投行小兵   · 03-15 09:38

 

前言

众所周知,目前监管机构对于财务真实性和合理性的重视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对于财务核查也提出了只有更高没有最高的要求。从实践效果看,还是颇有成效,不论是上市公司还是IPO在近期都没有爆出系统性业绩造假的重大恶性事件。

本案例的上市公司在2017年3月23日接到证监会通知决定对其立案调查,经过八个月的调查,于2017年11月14日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经过一系列申诉程序,于2018年2月12日收到了证监会正式处罚决定书。和以往案例相比,该处罚结果并无特别之处,但是其业绩造假的手段较为典型,故在此与大家做个简单的分享。

值得特别说明的是,因为上市公司2014年至2016年连续三年亏损已被st,此次被立案调查后,上市公司在2018年1月10日发布了重大退市风险警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公司前三季度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为201,146,288.84元,若公司2017年度不能盈利,公司A股股票将可能被终止上市


本次的行政处罚是针对上市公司在2013年至2015年间所披露的年报业绩造假行为做出的,我们从以下三个方面探讨:


 

业绩造假典型路径一


路径一昆明机床2013年至2015年通过跨期确认收入虚计收入虚增合同价格三种方式虚增收入483,080,163.99元。

经查,昆明机床2013年至2015年通过虚构合同、虚构发货单、虚构运输协议、设置账外产成品库房、提前确认销售收入等手段虚增收入,涉及客户123户,交易417笔,其中跨期确认收入222笔,虚计收入195笔。

1、2013年至2015年,昆明机床与相关经销商或者客户签订了真实的销售合同,在经销商或客户支付部分货款后产品尚未发货提前确认收入,将下期按合同履约生产、发运机床的收入跨期确认至当年,以达到虚增当年利润的目的。此外,昆明机床还将2014年实际履行合同取得的3笔收入调整至2015年度确认。经查,昆明机床2013年跨期确认收入56笔,共计76,268,051.39元;2014年跨期确认收入59笔,共计41,229,649.47元;2015年跨期确认收入107笔,共计141,460,512.63元。

小兵分析

在财务核查时我们一般会重点关注上述财务造假的路径,也就是跨期确认收入。这不算典型的业绩造假,只能属于将业绩提前确认或者在不同会计期间做调整的业绩调节行为

在这种情况下,与上市公司交易的客户是真实的,签署的合同也是真实的,合同约定的交易内容和金额也是真实的,只是上市公司改变了收入的确认时点。比如在客户交付定金时确认收入、没有发货就确认收入,甚至刚签订合同就确认收入,而不是按照会计准则要求的在满足已发货、客户验收等一系列条件之后再确认收入。所以,上市公司可能还需要虚构运输合同出库凭证甚至是客户验收凭证等才能配合这样的行为。


2、在2013年至2015年间,昆明机床与部分经销商或客户签订合同,经销商或客户虚假采购昆明机床产品并预付定金,但最终并不提货,后期将定金退回客户,或者直接按照客户退货进行处理,完成虚假销售。在此过程中,昆明机床虚构合同、发货单、运输协议等单据,通过虚构交易的方式来虚计收入,以达到虚增当年利润的目的。为避免虚计收入被审计人员发现,昆明机床采用在账外设立库房的方式,将存货以正常销售的方式出库,但存货并未实际发往客户,而是移送至账外库房。之后,昆明机床通过“二次”销售,虚构销售退回,或将产成品拆解为零配件从第三方虚构采购购回等方式处理账外存货,但原来虚计的应收账款无法冲减。为避免设立账外库房的事宜被审计人员察觉,昆明机床还要求出租外库的出租人将租金业务发票开具为运输费用发票。昆明机床2013年虚计收入115笔,共计122,352,581.32元,2014年虚计收入46笔,共计79,459,999.98元,2015年虚计收入34笔,共计20,203,582.87元。 

小兵分析

这种业绩造假的情形,较之我们前面提到的第一种情况要严重,那就是找到部分客户虚构合同,但是实际上永远都不执行合同,只是在通过合同确认收入之后,逐渐消化这些虚假合同产生的影响进而“平账”。

为了保证这样严重的业绩造假行为不被审计人员发现,上市公司做了很多“努力”:

① 上市公司仍旧将货物出库并运输出去,只不过运输的目的地不是购货人库房而是上市公司自己设置的账外仓库

② 其后,上市公司会通过销售退回二次销售、或者将货物拆解等手段让发出去的货物再回到上市公司原仓库。

③ 让账外仓库出租人把仓库租金开成运输发票,在上市公司体内核算。

尽管发行人如此努力,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一些较为明显的细节发现此类业绩造假情形,比如:

① 由于发行人没有资金流转,导致应收账款不能在账上消化。

② 需要虚构大规模的进、出货以及运输凭证等。

③ 发行人的运输发票金额可能与合同金额不匹配等。

因而,业绩造假尤其是通过直白、粗暴的方式进行的业绩造假,从目前的核查手段和要求来看,较难得手。


3、在2013年至2014年间,昆明机床还通过虚增合同价格的方式虚增收入2,105,786.33元。昆明机床在与部分客户签订合同后,单边虚增合同价格,其中,2013年昆明机床虚增合同价格1,485,581.20元,涉及客户14户,机床44台;2014年虚增合同价格620,205.13元,涉及客户10户,机床22台。

小兵分析

上述造假方式,可以说是一种比一种直接,愈发没有技术含量,在实践中也就更容易被发现。像这样直接将合同价格单方面提高从而增加利润的方式,通过分析产品单价以及毛利率是可以发现的。但是,如果造假规模不大且隐藏在众多合同之中,这种情况还真不容易识别。



综上,昆明机床在2013年至2015年间通过跨期确认收入虚计收入虚增合同价格等方式总计虚增收入483,080,163.99元,其中2013年虚增收入200,106,213.92元,2014年虚增收入121,309,854.58元,2015年虚增收入161,664,095.50元。昆明机床虚增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度营业收入金额分别占公开披露的当期营业收入的19.44%、13.98%、20.82%。


 

业绩造假典型路径二

路径二、昆明机床2013年至2015年通过少计提辞退福利和高管薪酬的方式虚增利润29,608,616.03元。

2013年至2015年,昆明机床通过调减内退人数不予全部计提内退员工福利少计高管薪酬等方式,少计管理费用。

1、辞退福利方面,2013年昆明机床实际有内退人员143人,应当计管理费用6,553,232.16元,但财务记录内退人员131人,计入管理费用5,373,902.10元,少计12人,少计管理费用1,179,330.06元;2014年昆明机床实际有内退人员225人,应当计管理费用19,264,460.57元,但财务记录内退人员123人,计入管理费用8,185,458.83元,少计102人,少计管理费用11,079,001.74元;2015年昆明机床实际有内退人员289人,应当计管理费用21,337,006.61元,但财务记录内退人员120人,计入管理费用7,109,273.09元,少计169人,少计管理费用14,227,733.52元。

2、高管薪酬方面, 2014年少计专项奖励1,000,000元,相应少计管理费用1,000,000元;2015年少计基本年薪及专项奖励共2,122,550.71元,相应少计管理费用2,122,550.71元。 

小兵分析


除了通过收入进行业绩造假之外,上市公司还从成本和费用上寻找突破口。相较成本而言,显然调整费用更加便捷也有效,直接少记相关人员的工资薪酬从而增加利润。这种方式不止在上市公司中存在,在IPO审核中我们也是经常发现,有的发行人员工平均薪酬与同行业或者当地工资不匹配,或者员工人数大幅下降与同行业不匹配等,这些都属于典型的业绩粉饰的方式。小兵以前多次说过同类问题,不再赘述。


 

业绩造假典型路径三

路径三:昆明机床2013年至2015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存货数据存在虚假记载 

2013年至2015年,昆明机床通过设置账外产成品库房、虚构生产业务、虚假降低实际产品制造成本等方式,多计各期营业成本,少计各年度期末存货。三年间累计多计成本235,272,252.56元,其中2013年多计成本120,871,685.64元,2014年多计成本69,014,625.10元,2015年多计成本45,385,341.82元;三年累计少计存货505,985,325.86元,其中2013年少计存货120,871,685.64元,2014年少计存货184,926,310.72元,2015年少计存货200,187,329.50元。昆明机床2013年至2015年披露的年度报告中有关存货的数据与实际不符。 

小兵分析

从财务核算角度看,成本与存货连接最紧密,尽管上市公司在业绩造假上并没有打成本的主意,但是通过虚增合同和跨期确认收入必然会导致存货账实不符,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必然由此导致上市公司存货披露存在虚假记载的情形。简言之,在你虚构合同确认收入的同时引起账面存货和成本联动,这种联动导致账实不符。


 

处罚结果


2013年至2015年,昆明机床通过上述财务造假行为虚增收入483,080,163.99元,少计管理费用29,608,616.03元,少计存货505,985,325.86元,多计成本235,272,252.56元,虚增利润228,101,078.73元。其中,2013年虚增利润70,179,444.39元,虚增利润占公开披露的当期利润总额的706.21%,昆明机床在2013年年度报告中将亏损披露为盈利;2014年虚增利润50,827,156.90元,减少了公开披露的当期利润总额的亏损额,减少金额占公开披露利润总额的29.47%;2015年虚增利润107,094,477.44元,减少了公开披露的当期利润总额的亏损额,减少金额占公开披露利润总额的48.82%。昆明机床于2014年3月、2015年3月、2016年3月分别披露了2013年年度报告、2014年年度报告、2015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构成信息披露违法。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我会决定:

blob.png

投行小兵

关于处罚结果,需要特别强调几点:

1、不论是因为什么样的事项被行政处罚,基本上都坚持“谁签字、谁负责”的基本处置原则,因而在相关文件上签字时要谨慎,如果单单以不知情抗辩是没有什么效果。

2、比较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和最终发布的处罚决定书,还是有比较大的差别,有些人被免予处罚,有些人处罚金额降低。最重要的是,原来董事长以及财务总监终身市场禁入以及禁入五年的处罚最终没有了。而证监会3月9日新闻发布会却说还有,是不是一个乌龙呢?

3、st昆机原来的审计机构是瑞华,现在已经是大华,后续是否会对审计机构进行处罚,我们也会继续关注。


关键词:昆明机床 年报 

商务合作

商务合作

18701250811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